夏君:“不疯魔不成活”的戏剧人生

编辑:小豹子/2018-11-01 15:01

  

  

  1

  

  2

  本报记者凌凤

  近日,在甘井子区金三角剧场隆重举行的由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、大连日报社联合主办,大连市群众艺术馆、大连电视台文体频道、大连日报社文化专刊部承办的“不忘初心跟党走——大连市各界群众献礼十九大音诗画晚会”的现场,大连话剧团国家一级演员夏君作为唯一一名专业演员,为在场的观众奉献了声情并茂的演出。而在2017“美丽乡村”国际微电影艺术节(东北赛区)暨“千山杯”辽宁首届微电影节上,夏君又凭借其在最佳影片《热土》中的出色表演摘得了最佳女主角的桂冠。

  夏君,曾与李默然同台朗诵,曾与濮存昕携手《雷雨》,还曾受到朱镕基的接见,作为东北地区第一个“梅花奖”得主,夏君在从艺40年的舞台上写下的是她对戏剧痴心不改的人生。

  意料之外:

  不走红地毯的“最佳女主角”

  “我对于这个最佳女主角真的是一点准备也没有。”一顶红色鸭舌帽,浅色格子衬衫搭配藏蓝色铅笔仔裤,再加上一双白色无跟便鞋,几乎是素颜出现在编辑室的夏君把她最真实的一面展现了出来。

  “和我一同提名最佳女主角的还有两个北京的女演员,我觉得自己没戏。”没穿晚礼服、没准备获奖感言,本以为自己是路人甲的夏君就这样迎来了她第一个“最佳女主角”桂冠。说起当天的事,夏君自己也有点哭笑不得:“颁奖礼上,我连红地毯都没走就‘溜’进去了。”

  虽然大连在上世纪90年代的第一部微电影就是夏君与她当时的同事孙维民一起拍的,但为了戏剧舞台,夏君无数次与影视镜头擦身而过,这还是她第一次获得影视作品方面的奖项。

  《热土》是去年秋天在瓦房店,经过半个月的拍摄完成的。“当时我下乡演出刚回来,正好有一个空档就去了。”夏君说:“只要有时间,我什么戏都不想错过。”

  《热土》讲述了一对农村母子关于爱和梦想的故事。虽说剧组是慕了夏君的名,指名要她演女主角,可当导演看到夏君时问的第一句话却是:“你以前演过农村戏吗?”“去试镜前我根本不知道要演什么角色,穿的就和今天差不多,片子都拍完了,我才听导演说第一眼看我觉得太洋气了。”夏君笑着说:“我以前确实没演过农村戏,可我也没多想,当场试了段词儿后,就觉得这个角色是我的了。”

  当时晚上,“洋气”的夏君花6元钱剪了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头发、在夜市买了5元钱的套袖、5元的黑绒布带鞋,还花了12元钱买了一条农村妇女常戴的绿色格子方巾,连搓带洗地做了旧,等第二天一扮上,导演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。

  金色记忆:要死也死在戏剧的舞台上

  作为国家一级演员、“梅花奖”得主、“金狮奖”得主,在采访过程中,夏君说的最多的3个字是“没自信”,对于这一点,夏君的解释是“我只是死用功、死练,我的信条是努力了,得不到也没有遗憾。”

  《热土》中,夏君饰演的是一个善良却病弱的农村妇女,有了“形似”还不够,靠着多年的积累、借鉴、观摩,夏君要的是“入木三分”。“刚开始,我的精气神儿太足了。我就靠少吃饭让自己进入状态。”身体一弱,感冒、发烧随之而来,可夏君愣是不吃药,“拍摄的时候,那全身疼得啊……可那种感觉太对了。”说到对自己的折磨,夏君竟然笑得得意:“后来,病好了,可我的身体也记住了那种感觉。”

  这,不是夏君第一次为了自己刻画的人物“疯魔”。

  1984年,大连话剧团排演的日本话剧《饥饿海峡》在东三省连演200余场,让夏君一战成名,可为了演活剧中的日本妓女,夏君每天用几个小时练习“跪功”,膝部肿得像紫馒头,现在还留着疤不说,她还像个“疯女人”似的穿着排练的木屐一路碎步走在大街上,口中喃喃自语,把接女儿放学的事儿都忘了。

  1991年,苏联话剧《女强人》让夏君一举摘得中国戏剧表演最高奖“梅花奖”,成为东北三省第一个捧得该奖项的女演员,可夏君为演女强人玛雅增肥吃到吐不说,为了表现角色抽烟时的姿态,她无时无刻不叼着烟练习,甚至染上了一段时间的烟瘾。

  2003年,夏君出演的反映东北产业工人生活的话剧《父亲》获得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大奖,夏君为了演好剧中卖报的下岗女工杨大玲这个角色,跟着一对下岗夫妇在沈阳北行市场卖报。近半个月的时间,每天早上5时一起出摊,下午排演结束后再去帮忙。多少次,夏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君喊着喊着,眼泪就流了下来……

  “我的同事和家人都说我是为戏剧而生的。”夏君的眼睛里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执着:“我只是想一直演下去,要死也死在戏剧的舞台上。”

  1.夏君在微电影《热土》中,诠释了一个含辛茹苦、勤苦坚毅的农民母亲。

  2.水仙花剧社的孩子们排演的第一部情景史诗《红船,从南湖起航》登上了今年7月6日举办的《童心向党》大型文艺晚会的舞台,孩子们在后台激动而又雀跃。

  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  培养未来:人生的另一个舞台

  现在,夏君除了下基层演出,把大部分的时间都投入到街道、社区、企事业单位去进行戏剧常识、表演、主持等方面的文化讲座和对下一代戏剧人才的培养上。

  “我是个爱戏如命的人,在成长过程中,我始终不能忘记无数前辈艺术家的帮助指导。为了让灿烂的中华话剧文化延续下去,传承下去,我要做话剧文化的传播者。”夏君说:“我要向我的老师们致敬。于是我带着新人们走进了青少年教育的天地,走进了中小学和大学的课程,走进了各县、市、区、街道,走进了社会福利院。”

  作为西岗区的人大代表,夏君始终关注“戏剧进入中小学课堂”的问题。夏君为此专门成立了“夏君艺术工作室”,她和她的团队走进水仙小学,成立了“水仙花剧社”,还走进了红岩小学、34中学等多所学校,让青少年得到戏剧文化的熏陶。

  而在少年宫教戏剧表演的课程,夏君已经坚持了10年,虽然忙,可她对家长们的保证是:只要我在大连,爬我也要爬来给孩子们上课。

  没有休息日,所有的一切都为戏剧让路,“离开戏剧的生活对我来说,是没有意义的。”在采访的最后夏君说。